忘了國小幾年級之前,

媽媽是家庭主婦,

我們總能在國小/幼稚園中午放學時步行回家吃午飯,

後來因為家裡經濟的關係,

媽媽也必須出外工作。



當時並沒有營養午餐,

因此中午的五臟廟問題就落到爸爸身上,

不過爸並沒有能耐煮一桌菜餵飽我們,

充其量是買了便當回家吃,

或是帶著4個蘿蔔頭一起到附近的自助餐。

當時的爸爸很猛,

總在我們路隊的半途中接走我們,

然後5個人騎上一台打擋機車離去。



有一陣子的星期天中午流行吃炸雞,

媽媽總是一早到市場買了整隻雞,

然後自己炸好配上冰涼可樂。



不過總會遇到媽媽加班或外出不在,

這時爸爸就會使出拿手絕活,

那一千零一種的肉燥湯麵。



湯麵其實簡單,

一包10元的白麵條加上小白菜、肉燥罐頭就完成,

也不知道是從哪學來的配料,

這湯麵吃起來就是有種不同風味,

能讓人一碗接一碗。



現在就連小朋友也愛上了爸爸煮的麵,

有時候心血來潮,

就會聽到謙說:「我要吃爺爺的麵」,

好像全家人都對爸爸煮的麵有種停不了的依戀。



沒什麼,

只是洗澡的時候,

想起了爸爸煮的麵,

想起了爸爸的味道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