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究所同學慈跟老王分開後,

今晚是我第一次這麼近的面對他,

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尷尬比他多,

我甚至不敢正視,

不過眼角餘光倒是沒停止過偷瞄,

我偷偷的看著他的每一個小動作,

竊聽著他說的每一句話,

我迫切的想知道,

他現在對慈很好。



雖然當初的我並不贊成慈回到老王身邊,

我不要我的朋友跟我一樣,

不要他們怨嘆何苦走了這一遭。

但我這樣悲觀的想法也許根本不會發生在他人身上,

也許離開慈的老王發現自己的深愛,

失而復得的他再也不會輕易放棄,

他們會這樣一直開心到老。



聽說慈就要去美國了,

陪伴著老王完成學業,

乍聽之下是好事一件,

畢竟距離的殺傷力太大,

失去過的我們都不該再輕易讓愛情接受考驗。



只是我不得不思考現實且殘酷的問題,

若是因為老王的要求致使慈必須遠走,

他當然必須有相對的付出。

小時候的我不是選擇孤獨等待,

就是寧願自己苦哈哈負擔,

我不會要求男方為我負擔費用,

這樣的我太勢利,也太不把愛當一回事。



但是現在的我堅持雙方應該對等付出,

慈為了老王離開家人、犧牲就業機會,

他不也該相對付出讓慈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去陪伴他嗎?

難道出國的費用還要慈的爸媽來傷神,

身為局外人的我,堅決不妥協。



我只希望慈好,

不論跟誰在一起,

只要他能給慈笑容,我就挺他。



再也沒有眼淚,沒有皺眉,

慈會一直都很好的。



慈,來!抱抱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