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大學同學聚會聊天中才知道原來Pang上次回台灣找了雍,

我以為他只是匆匆來去,

台灣讓他掛念、留戀的人已經少之又少。



雍說他為了買一個一千多元的電腦週邊設備硬要雍陪他一整天,

我知道,這是因為寂寞,

他迫切的需要陪伴,

而這個時候他竟還是不敢找我,

原來,我們之間的距離遠的超乎我想像。



前助教娥說:「你還在等什麼?」

一針見血又冷酷無情的問句竟引起了大家的共鳴,

「對呀!對呀!你在等什麼?」

忽然之間詢問聲此起彼落。



我從不知道自己在等些什麼,

也沒發現自己的心態是等待,

只是...心就這麼擱著、懸著,

期待有天誰想起了,或注意到了可以把它領回,

或者,只是路過輕輕的拍拍它,說兩句貼心的話,

也就夠了。



因為受傷,所以害怕,

因為期待,所以失落,

就這麼著吧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9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